零点看书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落成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落成(第1/2页)

在这些廷臣和儒生们眼里,苏莱曼皇帝,几乎是圣君之中的典范。

他信任儒生,托付儒生大权,甚至一定程度上,使用儒家的方式来治理国家,尊崇德治。

那李政已是激动的热泪盈眶,感激的拜倒道:“吾皇万岁。”

苏莱曼笑吟吟的看着李政,他对李政是极放心的。

某种程度而言,他更乐于使用这些儒生。

对于寻常的君主而言,他们对于外邦之人,总会心生疑虑。

可奥斯曼帝国的传统,却完全不同。

奥斯曼历代的苏丹皇帝们,乐于用异教徒或者是外邦之人,而且……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缔造了奥斯曼的强盛。

譬如,奥斯曼皇帝身边的宠臣,几乎都是希腊或是塞尔维亚或是保加利亚人,这些人往往出身卑微,但凡有丝毫的机会,若能在皇帝面前表现,便会不顾性命的去做,也正因为他们外邦的身份,所以他们极需要得到皇帝的信任,因此,做事也更加的上心。

此时,苏莱曼道:“朕等着卿家凯旋的消息,今日朕有些疲惫了。”

于是众学士纷纷行礼,告辞。

众人一走,随即,一个阉人蹑手蹑脚进来,低声道:“陛下,法兰西人来了。”

苏莱曼淡淡的颔首:“请他来吧。”

没一会,一人进来,分明是一个佛朗机人,他朝苏莱曼行了个礼。

苏莱曼笑了笑:“盟约之事,可还满意吗?”

这佛朗机人朝苏莱曼躬身行了个礼,用拗口的汉话道:“皇帝陛下,一切都很满意,能与强大的奥斯曼成为朋友,国王殿下对此甚为满意,他希望陛下能够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这是国王殿下的亲笔信,希望陛下过目。”

阉人接过了书信,交给苏莱曼。

苏莱曼打开,低头一看:“朕闻,法兰西亦为礼仪之邦,今你我东西二国联合,缔结密约,共同对付奥地利和西班牙人,这是上天的美意。”

“是啊。”这佛朗机人脸色有些不自然,却还是点头附和。

苏莱曼双眸之中,发出了精光,却是别有深意道:“法王难道与我这异教徒联合,不会心有疑虑吗?”

“不。”佛朗机人摇头:“诚如陛下所言,这是天主的旨意,我等凡人,不过是遵从它的心意行事。国王殿下是个虔诚的教徒,但凡是天主的旨意,他定当去完成。”

苏莱曼心里冷笑,口里道:“在朕看来,却非如此,子不语怪力乱神,又曰,君子敬鬼神而远之。怎么可以将神时时刻刻挂在嘴边呢。这不过是奥地利人空前的强大,法王感受到了压力而已,你放心,明年,我便要调集大军,攻击奥地利,誓要将奥地利踏平。”

“国王殿下也希望陛下能够信守约定,不可将此密约,示之于人。如若不然,只怕……”

“我明白。”苏莱曼道:“如若不然,只怕法王要受无数人指责了。”

佛朗机人松了口气:“陛下的心胸和气度,很令人钦佩。不过……还有一件事,事关北方省,北方省的明军,已被奥地利人围困了数年之久,他们不断的向国王殿下求援,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苏莱曼道:“朕知道这些人,这些人有的巧舌如簧,可是朕佩服他们,他们居然陷入了困境,还能坚持这么久,至于法王的看法,朕不能左右,不过朕奉劝法王,这是一个时机,让大明和奥地利人在北方省持续的流血,这并不是坏事,法王要做的,最好是让他们继续流血下去,既不可让明军在北方省的残余力量统统被奥地利清扫干净,也万万不可让奥地利人停顿攻势。”

这佛兰机人点头:“我会将这些话带给国王殿下。”

苏莱曼起身,背着手,送走了佛朗机人,他转身看着远处的屏风,屏风上是一幅字画,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墨宝,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一旁的阉人,根本无从知道皇帝陛下的真实心思,更不知苏莱曼在此刻想着什么。

良久,苏莱曼突然哂然一笑:“欧洲只有两个力量,一个是空前强大的奥地利人,一个是法国,奥地利人从西班牙至神圣罗马帝国,再至奥地利,已将整个法国包围,现在法国人的处境,也已是岌岌可危,朕就知道,法兰西人,会递来橄榄枝的,在现实面前,信奉的神祗并不重要。诚如朕善用儒学一般,用中土的德治,去攻他们的心,这才是征服这万里江山的唯一利刃。”

他说罢,又陷入了沉默,坐回了案牍之后,拿起了《春秋》!

………………>(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