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富贵盈香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世子和人打起来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世子和人打起来(第1/2页)

萧旸对沈秋檀说事情交给他处理,不只是说说而已。

向来深居简出的孝怀王妃进宫哭诉是在意料之外,他说将那说书人送进衙门秉公处理也是真有这个想法,但送进去之前却要审问一二。

审问的结果不尽如人意,那说书人拿钱办事,只知道拿了本子就说,并不能说清楚买家是个什么人。事情被安排的精密周祥,显然来者不善。

可萧旸也有他的原则,他既然答应了,总要查出个结果来。

谁知,这一查发现查到了自家人。

“你再说一遍。”

“是,证据显示幕后之人是……是郡主身边的姚黄。”

萧旸沉默了,姚黄和魏紫原来叫金钏儿和银钏儿,后来不知为何改成了牡丹花名,她们两个自小陪着妹妹长大,说有异心,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只能是小妹的授意。

可小妹为何要如此做?

从这件事的结果上看,无论沈秋檀还是梁家姐弟都没有好果子吃。

事实也佐证了这一点,沈秋檀的亲爹被一个不入流的说书人诋毁,即便后来因为高姀进宫,梁家也当真去赔罪了,但沈秋檀可不是个想要高调的人,积年的伤疤如何愿意被人揭开了说;而那梁家姐弟似乎更惨,因为听说书听的起劲儿,不小心喝彩几声,跟着骂几声,竟然正好就遇到了被说道的正主。

他早知世间的真巧合有限,却怎么也不知道背后动手的就是他的亲妹妹。

“郡主最近在忙什么?”

另外一个护卫道:“启禀世子,郡主近来极少出门,好像对脂粉有些兴趣。”

萧旸挑眉,这是长大了?知道爱美了?记得小妹原来最不耐烦这些,而且她长得好看,脂粉弄不好怕是会污了原本的颜色。

他想着想着忽然脸就黑了。

因为他记起了那天在枫树林遇到的事情,他凛然问道:“她的那些男宠呢?”娘不管,爹也不管么?

“都……都养在一个宅子里,好像从世子您回来,郡主再没有去过那宅子。”

“呵,还算知道厉害。将那些人都遣散了!”萧旸哼了一声,心道,小丫头还是知道怕自己这个哥哥的。

不过,现在教训还来得及么?

“还有,将郡主留下的首尾断了干净。”若是让沈秋檀知道了,这事儿是她妹妹做的,他真是没脸……

…………

九月,沈秋檀过了十六岁生辰,懋懋也满六周岁了。

她本想问问高妧,能不能让懋懋去高家的族学里借读,谁知夜里秦朗送来消息,说是魏山长问她怎么安排弟弟读书,如果还没有选好,他可以引荐懋懋到一个熟人家里读书。

沈秋檀便又让秦朗去问,是何许人也。

秦朗只带回来两个字“方家”。

沈秋檀却高兴起来,京畿方家这两年的名声越来越显赫,不是因为家里出了人做官,而是因为族学办的极好。

寻常人家的孩子想办法上私塾,好一些的人家便有家塾,再大一些的家族才有族学,而这方家因为家规甚严,重视子弟教育,教导出来的子弟倒是一个比一个有出息,等到了年纪-->>(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