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邪王的绝色宠妻 > 第415章 女人就应该回家生孩子

第415章 女人就应该回家生孩子(第1/1页)

如今这天魁里,离珠说什么就是什么,众人没有二话,再说刑部着案子也差不多可以结了,第二天一早,昭翌已经把刑部的案子整理好。“这两日案子就可以结了,罗起几人……”“问心在内,都不能让他们活,你们审出来的东西我已经看过了,我外公说的对,现在不宜树敌太多,再等等……”昭翌没急着走,问道:“那您的意思是?斩立决?”离珠闭上眼睛点了点头。“那您要不要去看看她?”“我看她做什么,不过定下行刑的时间跟我说一声。”离珠已经换上官服,出到门口的时候,几个天魁侍卫正往里面走。他们身上穿着黑色的夜行服,衣服上都是血,几个人见到离珠都低着头。离珠顿下脚步,问道:“你们从定军王府里回来的?”“回禀大都统,他们欺人太甚!”如今的天魁成员人数虽然少,但是都很年轻,几张年轻的脸很是不甘的抬起头来,眼睛里红红的。离珠心里一软:“他们怎么欺人太甚了?”几个人咬着牙不说话,离珠已然猜到背后发生了什么,也是,若说之前定军王还勉强配合天魁,如今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他也没必要再虚以委蛇。她回头对昭翌说道:“他们年纪还小,去请薛家的人过来,能治就治,不用担心钱,咱们如今不缺钱,另外,定军那边不用派人一直盯着了。”几个人皆一愣,离珠已经裹好了披风上朝。经过一天的时间,世家都已经明白过来离珠的用意,早上上朝的时候,就等着堵离珠的口。还没等他们开口,孔维秋已经拟好奏折。“皇上,臣昨日回去左思右想,认为大都统说的话很有道理,如今高陵民不聊生,官官相护之风甚厉,臣以为,皇上也该广开言路,招纳贤臣,共同辅佐皇上治理天下,臣连夜拟了奏章,请皇上过目。”小太监上前接过孔维秋手里的奏章,上呈到皇上手里。世家的人顿时急了。“臣反对!”“臣亦凡对!”“孔大人莫不是想推自己家里那几个?您直接说就是,不用费这么多功夫?”皇上未掷一词,底下应吵得不可开交。一个甜脆的女声突然说道:“臣附议!”自从离珠入朝以来,皇上不叫到她,她几乎不会主动发表自己的看法。短暂的沉默过后,一个男声说道:“你附议什么你附议,这里是你说话的地方吗?女人就应该早点回去生孩子!大都统也快要及笄了吧,我说尤中郎,你这外公也当的太不称职了吧,前段时间多少人上门想同你家结亲,你都不同意,怎么,你想要的你的孙女嫁给玉皇大帝不成?”离珠微微眯着眼睛,寻着声音看过去。“骆尚书此言差矣,本官既是朝廷命官,自然当以朝廷第一要务为准,倒是骆大人口口声声不是女人就是生孩子,倒是对本官的私事过分关心,本官能不能理解为,骆大人这是侮辱朝廷命官?”尤战骤然被点名,还没有想好怎么回话,就听到离珠不急不缓的说了一通。骆宗仁脸涨得通红:“怎么,本官哪里说错了吗?大都统不好好回去生孩子嫁人,在这里与我等呈一时口舌是非之快,还不让人说了?”“骆尚书的意思,是本官不配站在这里,本官是皇上钦点的天魁魁首,骆尚书意思是皇上的错吗?”骆宗仁怒道:“你强词夺理!”“骆尚书这是恼羞成怒。”离珠的声音从始至终都淡淡的,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激怒她,然而她每一句话都在给骆宗仁挖陷阱。“够了!”皇上放下手上的奏章:“朕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伶牙利嘴,他也没说什么,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离珠说道:“还请骆大人的饶人处且饶人才是。”经过离珠这么一打岔,百官对孔维秋的攻讦暂时算是压住了。皇上身子后仰,看着下面的人说道:“孔侍郎说的没错,这一次春闱科考就由吏部同孔侍郎来做,刑部由谁来替上再论。”底下的世家们一滞,想说什么,皇上摆了摆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说了,为了这件事情再让吵不值得,各位也算是历经了风浪,只是提点几个新人,不值当伤了我们君臣的感情,骆尚书,你说是不是?”离珠见底下众人脸色乌青,可要是再说什么,那就是罔顾君臣之间的情面,一个个面色难看。·七天后。刑车缓缓穿过高京城的主干大街。罗起手上戴着枷锁,头发盘虬,身上都是老百姓扔的烂菜叶,臭鸡蛋。后面是问心,还有刑部一系列犯事儿的官员。离珠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烫金的深衣,深衣上用暗纹绣着虎,她坐在马上,脊背挺的笔直,身前左右都是带着绣春刀的天魁侍卫。街道两边,百姓们在街道两边低头跪,面对那张精致的脸,没有人敢生出多余的遐思。“大人,救救百姓吧!”“年前他们要收粮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大人,求您为百姓做主!”“老天爷开眼!罗起!你早就该下十八层地狱!”街道两边的谩骂声四起,离珠从未想过,她不过了拿了罗起,百姓反应会这么大。等走到僻静的地方,离珠才问司勉:“你们以前也是这样的吗?”司勉跟在离珠身后,错了半个马身。“偶尔杀贪官的时候百姓也高兴,只是老大很少带我们出面,像您今天这样的阵仗,我也是第一次见。”昭翌几人跟在后面,他们毕竟还年轻,这会儿人少了,眉梢眼角都掩饰不住笑意。“行了,快到了,你们这才除了几个贪官,就高兴成这样,都收收。”离珠其实心里也高兴,就好像突然明白墨临渊一直在做的事情,只是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还不到可以放松的时候。这一会儿的功夫,刑车已经驶到西市,十字路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人群自动给离珠他们让开一条道,离珠翻身下马,提步缓缓走到座位上。“带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