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冷情墨少求复婚 > 第247章 偷吻了他

第247章 偷吻了他(第1/2页)

睡了司御?!

她又不是没想睡过,两次被下药,她那般卑弱的哀求他,他都不为所动,如果这次她真趁他之危把他睡了,阮默觉得他会杀了自己。

他还是个处啊!

可她呢?

虽然只有墨湛一个男人,可却在这个男人这里身经百战,这样的她如何能睡司御?那是亵渎啊!

是的,在阮默心里,司御太圣洁,就如同天上的神,而她只能做仰慕他的凡人。

阮默没回应向南方直接挂了电话,向南方说让她想清楚自己爱谁,是啊,她的确该认真好好想一想了,哪怕不是要做什么,她也该明了自己的心意。

可她爱谁呢?

墨湛她是爱的,这么多年,那么多痛彻心扉,早已与曾经的岁月一起刻在了她的骨子里。

至于对司御,她喜欢他,喜欢靠近他,他给了她恩,给了她宠,让她体会到做一个女人可以不必一直刚硬如铁,可以娇软,而他又那样俊美,除非她是石头,怎么会不喜欢他?

可喜欢归喜欢,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提醒着她是个有过去的人,而司御就像一张白纸,她身不洁,哪敢靠近,她怕会弄脏了他。

喜欢,却不敢靠近!

她阮默竟变得如此卑微,一股说不出的难过攫住了阮默的心,她忽的十分难受,甚至想哭。

现在她似乎能理解在佟彤被别的男人欺负后,她自闭难过的原因了。

就在这时,屋里传出了咳嗽声,阮默连忙回神跑了进去,就见司御极不舒服的扭着身子,大概是扭动过程碰到了伤口,他俊美的五官都跟着拧了起来。

“别乱动!”阮默走过去按住他,可是这一碰却吓了一跳。

他的身子好烫!

司御发烧了!

阮默连忙翻找药品,可是司御的药里根本没有退烧药,不过好在阮默包里还带着药,她翻了一会找到了退烧药。

“七哥,起来吃药,”阮默叫他,可是他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动。

他这温度至少有三十八度多,应该是伤口感染引起的,他得看医生,可是她刚来这里,对这里也不熟悉,而且这里的人说话她也听不懂,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七哥,听话,起来吃了药再睡,你发烧了,”阮默又叫他。

他似乎听到了,动了一动,可终还是没有起来,阮默见状只好脱了鞋子上床用力将他拉起,然后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给他喂了药。

阮默想将他放下躺好,可是他却抓住了她,“甜甜,别走。”

甜甜?

阮默愣了,这是在叫她吗?

似乎她在哪里听到有人这样叫过她?

阮默低头看着司御,此刻的他头发微乱,脸颊烫红,眉头因不舒服微微的拧着,一只手揪着她的衣服,这样的他哪还有平日里的高冷,仿若只是一个贪恋母亲怀中温暖的孩子。

看着他这样,阮默不由拿出手机轻轻拍了下来,然后手指抚上他紧皱的眉头,一下一下为他抚平,而她也打了个哈欠来了困意。

>(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