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贞观俗人 > 第1112章 泰山捉婿

第1112章 泰山捉婿(第1/2页)

八月,天子从洛阳出发,东封泰山。
九月至齐州,礼灵岩寺,随后到达泰山。
十万车驾浩荡东行,藩属附庸数百国王、使者前来观礼。皇帝下旨命先在山南筑封祀坛,山顶建登封坛,社首山建降禅坛。
九月初八,在封祀坛正式祀昊天上帝,次日封玉册于岱顶登封坛,行禅于岱麓社首山。
因皇后早逝,后宫缺位,于是令皇太子承乾行亚献礼。
泰山顶登封坛上。
李世民今日换上了最隆重的大冕冠,肩挑日月,背负星辰,十二纹章。
手捧玉牒告祭于天。
“有唐嗣天子臣世民,敢昭告于昊天上帝:有隋运属颠危,数穷否塞,生灵涂炭,鼎祚沦亡。”
“高祖仗黄钺而救黎元,赐玄珪而拯沉溺······臣忝奉余绪,恭承积庆,遂得昆山寝燎,炎海登波。虽乃业茂宗祧,斯实降灵穹昊。”
“今谨告成东岳,功归上玄。大宝克隆,鸿基永固,凝熏万姓,陶化八紘。”
······
来自高句丽、新罗、百济、东瀛、伽倻、林邑、真腊、扶南、干佗利、狼牙修、蒲罗中、狮子国、戒日、西突厥、法兰克、波斯萨珊、罗马拂菻等大小百余蕃国的国王、使者们一起见证这神圣的时刻。
尤其是对于来自西方的那些金发碧眼的使者们来说,更觉震惊。
不管是罗马还是波斯,又或是曾经为野蛮人的法兰克国,他们都摆脱不了宗教对世俗国家政权的强势干涉。
没有哪一国的皇帝或是国王,能够对那些强大的宗教势力完全说不。
可现在,他们看到大唐的皇帝能够直接沟通上帝,向上请功。
“原来这就是天子之意!”
大唐的天子直接与上帝沟通,是上天之子,而他们的皇帝、国王却只能通过教皇教宗等,这就是巨大的区别。
人家大唐的天子,不仅掌握世俗国家的权力,还掌握着宗教之权啊。
这一刻,他们是羡慕的,也是崇拜的。
新罗女王金德曼,林邑女王范琳、苏毗女王末羯芒如、东瀛女王皇极女四位藩属国女王盛装上前,赞拜。
“握符提象,出震乘图。英威迈于百王,至德加于四海。”
“梯航接武,毕尽戎夷之献,耕凿终欢,不知尧舜之力。恶除氛诊,增日月之光辉。庆袭休荣,杂烟云之气色。灵物绍至,休祥沓委。江茅将黍均芳,双觡与一茎齐烈······”
李世民很享受这种感觉。
长乐做为皇帝的嫡长女,这次也随驾东来,并且随侍皇帝左右,此时她为皇帝介绍这四位藩属国女王。
“新罗女王已在位十年,当初其父王病逝,是我大唐派出使者支持女王继位,女王在位十年,也向来对大唐忠心耿耿·····”
李世民瞧着长的还不错的新罗女王,对女儿问起八卦,“听说女王至今都未婚?”
“嗯。。”长乐望着这位也还很年轻的女王,觉得很神奇,一个女子居然也能当国王,而当了国王却还能不嫁人不生子。
“赐乐浪郡公朕亲绘的牡丹图一幅!”李世民道。
金德曼是得到大唐正式册封的新罗国王,同时还得到了乐浪郡公和柱国的勋爵。
金德曼上前拜谢。
然后林邑女王上前来。
李世民特意还掀开了天平冠的珠毓打量她,林邑女王这些年几乎年年入中原朝贺唐天子,只是以往正旦大朝会时,各国使臣一堆,李世民也看不清楚。
“丽质,你看这林邑女王如何?”
长乐早就在盯着范琳审视,全天下都知道林邑女王当初国破家亡,流亡在外,后来得遇秦琅相救,两人还演绎了一出百姓津津乐道的传奇故事。
长乐见过秦琅的妾侍们,玉箫、鱼玄机、杨虫娘等等,甚至那些异族侍妾也见过,她都能平常心对待,毕竟只是妾。
妻妾嫡庶天壤之别的。
但这位林邑女王却不是秦琅的妾,她只能算是秦琅的一个外室,却是身份特殊的外室,还生下了一对私生子女。
此时细看女王,发现她雍荣华贵而大气,心中又不由的吃醋泛酸,甚至难过起来,一时怔怔出神。
李世民扭头看到女儿神色,不由的脸阴沉了下来。
“请日南郡公上前一步!”
林邑女王也是得大唐册封的,不仅赐封林邑国王,同时也得到了日南郡公爵位、柱国之勋。
范琳上前。
“抬起头来。”
女王抬头。
“不知日南郡公这次北上中原之时,可在武安见过秦太尉否?”
“回陛下,臣妾北上路过武安府时,曾特意前去拜访过魏公,不过魏公当时在下龙湾岛上疗养,未能见面。”
李世民哼了一声。
疗养,疗养个什么,虽说秦琅在大唐一众将帅之中,战功了得,数一数二,但他又不是秦琼那种冲锋陷阵,单枪匹马斩将夺旗的猛将,他是一个打了很多灭国战擒王斩帅的帅,哪有什么旧疾老伤的。
一去快四年了,还不肯归朝。
“当真?”
“臣妾不敢欺瞒圣人!”范琳道。
这时长乐公主突然问范琳,“郡公上一次见三郎是什么时候?”
范琳有些尴尬,毕竟按正常来讲,他一藩国国王,跟秦琅这样一位在封地休养的大唐重臣,不可能私下会面的。
可最后咬了咬唇,还是如实道。
“臣妾今年春,从洛阳朝贺天子毕回国路过武安时,曾拜见过魏公。”
“那时他身体如何,好吗?”长乐又问。
“魏公身体挺好。”
公主点了下头,然后不说话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李世民咳嗽一声,打破这气氛。
“赐日南郡公玻璃宝瓶一对!”
女王退下,公主还在发愣。
李世民安慰女儿,“那秦琅太不像话了,朕一会就派百骑南下,把秦琅给绑回来,待下个月就给你们完婚!”
长乐勉强欢笑,“三郎这些年也辛苦了,女儿听说三郎这几年其实也没闲着,一边为秦忠武公守孝,一边著书编史,三郎毕竟诗书兵剑俱绝,一身大好才华,总不能埋没,难得找个时间沉-->>(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