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贴吧 > 第二章 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第二章 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第1/2页)

小说的开头,涂子枫洋洋洒洒的写了一万字,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
码字的时间真是过的飞快,白驹过隙都没那么快。
他伸了伸懒腰,懒得出去买饭,就点了份外卖。
抱着休息一会儿心态,再次点开了贴吧,想都没想的再次点开了“修真”吧。
最前面那个帖子是介绍某一种丹药,看介绍似乎是协助修真者加速吸收天地元气,涂子枫简单的扫了一眼。
七星花,龙灵果,银犀角,地皇参...
听都没听过,该不会吃死人吧?
要不要提醒一下他们?
涂子枫犹豫了很久...
还是算了,这些人应该不是傻子,估计也就过过修真的干瘾。
能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挺好。
退出这个帖子,往下点开第二个帖子。
居然是那位“惜字如金”的度恨禅师写的,里面是一段经文,下面还有一段注解。
基础往生咒,稍弱,各境界皆宜。
哈哈,简单、明了、绝不多说一个字,是这位大师的风格。
涂子枫眯缝着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遍那段往生咒。
‘嗯~梵文~甚好。’
对于一个笔画也不认识的尴尬,又没人看见,谁知道他看不懂,下一帖。
第三个帖子,论一次性飞剑的可行性。
这个帖子的主人,涂子枫在留言里见过,叫不器散人,从字里行间就能看出是个思维极度跳脱的人。
不器,不器,不是东西?
好名字。
帖子的内容是这样的:贫道昨夜夜观星象,忽得道祖同志点拨,筷子都可以是一次性的,飞剑为何不可?于是乎...
后面是一大段“不器卖瓜”的内容,洋洋洒洒写了近千字,已经把自夸演绎成了自恋,好在最后他有附上自己的研究成果。
两张图。
一张上面画着一把剑,据说是最适合的剑型。
只是辨识度不高,涂子枫看了好半晌才勉强看出个轮廓。
另一张上面是材料以及使用方式。
星辰木一截,削成3尺3寸的木剑,剑身刻符文。
符文就在所需材料的下面,一看就是不器散人手绘的,辨识度不高。
最后就是使用说明,是一句口诀外加右手剑指配合。
涂子枫欣喜的发现,这句口诀他看得懂,只有一个字:“启!”
人一高兴,难免就做一些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事,比如...
点开图片,长按,保存,还是两张。
正此时,手机铃响起,涂子枫伸了个懒腰,铁需要的钢来了。
写小说之余,看看“修真”贴吧也不错,不但开阔自己的脑洞,还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甚好。
这是涂子枫给自己找乐子心态寻得借口,至于让他相信修真真的存在,不如讨论下今天的外卖为何会少了一只鸡翅。
真是世风日下!
差评!
......
月正当空,三只室友陆续的回来了,涂子枫正想找他们抱怨抱怨。
就在刚才,他被拒稿了,责编回复给他的邮件只有一句话,无情节、无矛盾、无看点。
真可谓小说界的三无产品。
涂子枫还没有开口,第一个走进宿舍门的严奇,边秀肌肉边举着手机喊着:
“快看某音,全是神秘人在魔都半空渡劫的视频。”
如果不秀肌肉,涂子枫不介意夸这货一句——你丫确实是帅残了。
“刚就看见了,估计又是哪个无聊的人合成的视频,有那个时间不如想想怎么提升个人财富榜。”第二个进门的赖月京说道。
这家伙的脂肪似乎比昨天又厚了一点,离计算直径不远了。
“我看看,今天应付大一那群猴子累半死,正好解解乏。”杨鹏飞最后一个进门。
明明戴着眼镜,却依然要眯起眼睛看手机,这就是书看太多的后遗症。
配上那副扔进人堆就找不到的外貌,想脱单,难了。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没人注意坐在座位上一脸褶皱的涂子枫。
那张脸,哇塞塞,就差写上“我吃了米田共”。
‘渡劫?应该不是真的吧?是巧合吧?对,是巧合,是合成!’涂子枫这样告诉自己。
中午的时候,他看到“修真”吧一篇帖子,内容就是说自己闭关出来没几天,突然就感应到了天劫。
可他当时人在魔都,人口密集,只得全力压制,只要人一动,天劫立马就会劈他。
为了不伤及无辜,为了不沾染无谓的因果,为了不伤到自身的道运,他请求距离他最近的道友来帮他布一个防御大阵。
从回复帖子的留言中可以看出,这位叫做离石的家伙,貌似就是玉龙道君那位友人,也就是被涂子枫乌龙的正主。
离魔都最近,他貌似离得就不远-->>(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