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铁盒(第1/2页)

一路闲庭信步,悠悠然回到家中,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
李云觉发现房门半掩着,心中微微一顿,继而明白,应该是李青山回来了。
果不其然。
进屋后。
李云觉第一眼就看见李青山静静地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摆着七八个好菜,两副碗筷丝毫未动。
“坐吧。”
李青山声音略显深沉。
李云觉淡然入座。
“饭菜凉了,我去热一热…”
“不必,我已经吃过了。”
“是吗?”
李青山微微一愣,正要起身端盘的动作蓦然停止,复又坐稳,望向李云觉,言语有些犹豫问道,
“觉醒…天赋如何?”
“还行,七星。”
李青山闻言诧异,随后又陷入长久的沉默,似有几分惊喜,但更多的却是那种难言的复杂情绪萦绕在眼眸中,令他的表情看上去尤为深沉。
这也是李云觉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李青山。
却发现。
刚刚年满四十岁的李青山,身材还算魁梧,但两鬓已然发白,面黄肤皱,看上去有些苍老了。
忽然。
李青山起身进入房间,很快取来一只铁皮盒子,放在靠近李云觉这边的桌面上。
“抱歉!”
“我不是个合格的丈夫。”
“更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即便你有天赋,我也无能为你提供更多的帮助。”
“虽然很惭愧。”
“但我希望,你的人生不会像我一样。”
李青山说完这些话,毅然转身离开了家。
李云觉有些愣神。
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本房产证明、一本书册以及几乎快要装满的金银铜元钱币。
“唉……”
一声轻叹。
李云觉内心似有触动。
记忆中,“李云觉”与父亲李青山从小就聚少离多,父子关系比较疏离,他渴望改变这种生活。
无法否认李青山做得不够好。
但也无法否认这深沉的父爱。
只可惜,“李云觉”的灵魂早就成为了他的养分,而沾染了他的力量,即便复活也不再是“他”。
李云觉也做不到自欺欺人。
他无法代入“李云觉”,成为李青山的儿子。
即便这具身体存在血缘关系。
但细究起来,他可以算作是李青山的杀子仇人。
绝对理性,或者说神性,让他漠视这些。
但残留的人性,让他产生了不小的情绪波动。
心灵之间,碰撞如花火。
一股莫名诡异而深邃的气息似跨越重重无法视见的壁障,隐隐渗透出来。
李云觉骤然定神。
异状也瞬间消失。

“这或许就是人生吧!”
“怎么可能圆满呢?”
“可正因为有缺憾,才会让人念念不忘。”
“悲伤、幸福、遗憾、希望、恐惧、勇气……”
“七情六欲!”
“即便是痛苦与仇恨。”
“这些,都是活着的证明啊!”
“李青山,你就背负着身为父亲的责任与苦痛,在这个世界上幸福地走到最后吧。”
李云觉轻声呢喃。
他不会否认自己是“李云觉”。
也算是成全了李青山。
但他也不会替代任何人活着。
他也没有余裕去顾虑其他人的感受,毕竟,他身上的问题才是最严峻的。
因为前世的缘故。
李云觉前前世的人性早就被神性同化,知性脱离人性束缚,属于人类的情感不断淡化与消失。
贪欲、憎恨、愤怒、恐惧、悲伤、喜悦、怜悯、勇气等等,全都变得淡漠,甚至有的完全消失。
-->>(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