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第两百四十九章 左千户的怀疑

第两百四十九章 左千户的怀疑(第1/2页)

东川候世子?
秦少游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面却把这个名字牢记了下来。
这个东川候,秦少游是听说过的,一直在益州这里带兵,不仅镇压造反作乱的叛军,同时还负责震慑益州的几个大土司,以及防备青塘的蛮兵。
至于东川候世子,秦少游了解的不多,只是听孙显宗提到过几句,说这人虽然出生显贵,却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从小就跟随父辈在军中历练,学习带兵打仗的本事,年纪不大就立下了赫赫战功,并且自身也有着五品武夫的修为。
而能够让东川候世子帮忙带话的贵人,级别肯定不低。
如果这个贵人真的是与神秘僧人有关,是他指示神秘僧人布下的陷阱,那么巡按御史刘叔远,到底是在益州这里查出了什么?
是神秘贵人意图谋反?
还是他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
帮忙传话的东川候世子,与这神秘贵人又是什么关系?
秦少游的心中浮现出了一个个新疑问,但他并没有把这些问题讲出,怕问的多了,会引起左千户的怀疑。
他就此告辞:“多谢千户大人相告,卑职先行告退。”
左千户‘嗯’了一声,等秦少游退出厅堂,走远了后,才摇头轻叹:“真的是贵人看重吗?只怕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他起身走到了旁边一个遍布符文的书柜前,用血气激活符文,通过验证后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机密案卷。
打开翻了几页,上面的内容,正是三月初三晚上,雒城镇妖司在太安镇外全军覆没后,他派手下亲信,去到现场做的调查报告。
报告中明确指出,当天晚上,在太安镇外有两处战场。
一处,是让雒城镇妖司全军覆没的战场。
另外一处则颇为古怪,被人为的抹除了战斗痕迹,仿佛有人不想让这个战场被发现。
要不是左千户派去的这个亲信,最善寻踪觅迹、勘测现场,恐怕还真的就发现不了。
“三月初三的晚上,在太安镇外有两场大战。一场导致了雒城镇妖司全军覆没,这另外一场,又是谁跟谁在打呢?那天晚上,前任雒城镇妖司的百户官,为什么会突然带着人奔赴太安镇外?是谁让他去的?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把这次行动的原因,记录归档?是来不及?还是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秘密?”
原来,左千户对雒城镇妖司全军覆没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也一直有派人暗中调查。
但越是调查,他就越觉得这件事情透着古怪。
当初东川候世子代人传话时,他也曾问过贵人的身份,但东川候世子并没有告诉他。
翻看了几页案卷后,左千户眉头一挑,有了个猜测:“秦少游打听贵人的情况,是真的如他所言,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呢,还是他有了什么发现,打算做进一步的调查?”
如果是以前,左千户或许不会有这样的怀疑。
但不久前,薛青山才在他的面前,夸秦少游‘直觉敏锐、善于寻找线索、推理案情’。
所以左千户觉得,这个可能性,还真不是没有。
“不过这小子狡猾的很,说话也是滑不溜秋,让人无法猜度他的真实想法。也罢,且先看看吧。如果这小子真能查到些线索,我说什么也得护着他,助他把这案子查到底!我镇妖司的几百条人命,绝不能丢的不清不楚!”
左千户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身上杀气更是滚滚而出,让益州镇妖司内外的温度,都在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不少守夜人都惊讶的探出头。
他们先是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空,紧接着又朝左千户办公的地方眺望了一眼,都在心中嘀咕:“是哪个倒霉蛋惹千户大人生气了?”
秦少游也察觉到了这股杀气,同样很惊讶。
他并不认为左千户的杀气是因他而起,刚才在厅堂里,左千户虽然不苟言笑,但他能够感觉得出,左千户对他的感官与态度都不差。
“难道是有什么新案子,让左千户生气?”秦少游在心中猜测着。
能让左千户气成这样,那案子绝对不简单。
正想着,秦少游忽然听见有人叫他,语气还很热情。
“秦总旗,你可是出来了?怎么样,见过千户大人了吧?”
秦少游扭头一看,招呼他的正是叶知秋。
只是此刻的叶知秋,鼻子红彤彤的,仿佛是在哪儿碰撞过一样。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叶大人……”
秦少游拱手行礼,却被叶知秋挥手打断。
“叫什么大人,太生分,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你叫我一声叶哥就行。”
秦少游从善如流,点头道:“叶哥。”
他猜测,叶知秋变的这么热情,十有八九是被九天荡魔祖师像给惩罚了。
果然,叶知秋在走近了后,便感叹道:“秦老弟,没想到你是真的精通面相之术,是哥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啊!”
“怎么,叶哥你走霉运了?”秦少游问,同时朝着供奉九天荡魔祖师像的大殿瞥了一眼,心说祖师爷的惩罚来的真快,这是不留隔夜仇啊。
叶-->>(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