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真不是诸神黄昏啊 > 第两百四十章:基铎不会亡(两章九千字加更)

第两百四十章:基铎不会亡(两章九千字加更)(第1/2页)

鲜血,在那瞬间绽放。
艾莉西亚吐出一口混合着内脏的鲜血,不可思议的看着透胸而过的利刃。
精灵的体质近乎不死,即使是断头的伤害,也会迅速恢复。
但是,此刻,艾莉西亚却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流逝.....
那柄利刃,有着针对这具身体的力量.....
而抓着这柄利刃的,正是....莱顿!
被斯卡哈赋予了全新的命运,被人从下水道中捞出来的老鼠,此刻,向自己的王,刺出了叛逆之刃!
附近与魔导师交战的死徒,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力量的源头的情况,纷纷转过头,看向这边。
无论是斯卡哈,还是埃里克,脸上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扑哧——”
刀刃被拔出,带出鲜血迸射,沾染在莱顿面无表情的脸上。
而艾莉西亚也因为重伤而跪倒在地上。
“抱歉,斯卡哈大人,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王,那就是克里斯蒂安二世。
在成为你的死徒之前,我首先是一个紫荆花的军人。
陛下调查清楚了吞掉我救济金的官员,将我的仇人交给了我,仍由我摆布。
完成了半生的夙愿,而且,给了我无法拒绝的条件。”
埃里克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然后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克里斯蒂安二世,他正手拿着茶杯,静静的品着茶,面色平静,好似,早就知道这件事一样。
埃里克低下了头,咬着牙,死死的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噗~”
艾莉西亚口吐鲜血,捂住自己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强撑着精神,不甘的看着莱顿。
而真正的斯卡哈,则在一侧,静静的注视着莱顿。
这样的背叛,她其实遭受了不止一次了,当初与阿拉德战斗的时候,也是如此。
那时一如现在这般,她对自己所选择的死徒,有着绝对的信任。
军人,一般都拥有着自己的信仰。忠诚,也同样是他们的天职。
这也是斯卡哈选择他的原因,斯卡哈将视线转移到了莱顿手中的兵器。
那是一柄由纯金打造的剑刃,上面烙印着某些古怪的符文,斯卡哈的身体涌出的鲜血,全都被那剑刃所吞噬了。
上面,有着一股熟悉的力量。
“这武器,是用你曾经沉睡的棺椁的材料制造的,上面,有着英雄王残余的力量,所以,完全克制你的力量。
而您,对我有着相当的信任,不会警惕我的靠近,所以,陛下选择了我。”
“您救了我,给予了我全新的命运,所以,我也给您一个体面的终结。”
说着,莱顿面带敬意,就将剑刃横于胸前,剑尖对准了艾莉西亚的胸膛。
“不.....不,不!!!”
伍尔夫一刀斩开了特古拉的剑刃,双目通红,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如同野兽一般横冲直装撞着想要冲向那个山坡,但是他距离斯卡哈实在是太远了,根本无法触及。
“该死!”梅卡伦一拳砸在指挥面板上,面色无比难看。
四周的死徒也根本无法前去支援,人们就看着那柄利刃,即将触及斯卡哈的心脏.....
“你这个……混账东西!”
“轰!”
随着这一声怒吼,一只硕大的拳头狠狠的轰在了莱顿的脸上,献血绽放。
可怕的力量将他轰飞了数千米远,瘦弱的身躯击碎山头,沿途的魔导兽也同样被击飞。
人们怔怔的看着远方的山头,埃里克低着头,因为怒火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的脸色充血,右手因为高速的挥拳而冒着热气……
在场所有人都大脑都怠机了,已经完全看不懂现在场上的情况了。
究竟谁是敌人,谁是友方,根本分不清。
紫荆花帝国的军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埃里克总长叛变了?”
“怎么可能?那个帝国铁壁怎么可能叛变?”
“但为什么......”
“难道说下令杀永夜之王的不是二世?”
但是克里斯蒂安二世的面色却十分平静,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道。
“埃里克……”
“我愿意承担一切责罚,但这一拳,我必须要揍!”
埃里克背对着克里斯蒂安二世。
“立下的誓言,就该遵守到底。
宣誓效忠的人,也该守护到底!
他不配为紫荆花的军人!
作为补偿.....”
埃里克看向斯卡哈。
“她,就由我来对付!”
“咳咳~”
艾莉西亚咳出一口鲜血,四周的以太非常稀薄,她无法从空气中摄取以太来修复自己的伤势,她挣扎着站起来,注视着埃里克,道。
“埃里克叔叔,你,还真是如父亲说的那样,是个刚正不阿的人啊。
你一直在恪守着自己心中的骑士精神。”
此刻的艾莉西亚是使用的斯卡哈的身体。
所以听见这声叔叔,埃里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克里斯蒂安二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艾莉西亚,又看了一眼斯卡哈......
“看起来,我还是小瞧了你啊,艾莉西亚……”
“什么?”
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声音并不大,不过,他的声音穿透力很强。
再加上这附近的军人几乎都将目光注视到这里,所以,在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错愕,随后便是不可思议。
包括埃里克。
艾莉西亚抬起手,将体内的以太彻底榨干,原本在自己身上预设的保险装置启动,魔法的光辉在二者身上绽放。
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艾莉西亚就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身体,不过,体内的以太依旧没有恢复多少,此刻的她,依旧无法使用魔法。
此刻的她,已经走到了绝路,而此刻,唯一扭转局势的可能,就只有.....
她抬起头看向埃里克,诚恳的说道。
“埃里克叔叔,这场愚蠢的战争已经打的够久了。
相信你我,都不忍心看着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群流离失所的人。
我们本可以用更好的办法解决。”
“无需多言。”
埃里克从二者的身份中回过神来厉声道。
“我已经宣誓誓死追随吾王的步伐,我将为他而活!
即使你是索耶的女儿,我也不会有任何手软!”
艾莉西亚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一道人影化作残影便向着她冲了过来,艾莉西亚躲避不及,腹部重重挨一腿,整个人向后滑了十几米,吐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军装。
“投降吧,艾莉西亚。”埃里克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气息微弱的艾莉西亚,开口道,“基铎,已经败了。”
在身后的战场上,法斯特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被满是鲜血的巴比抓着喉咙提了起来,他努力的挣扎着,可怎么也逃脱不了。
其余的皇家魔导师,也先后被击败,或被击杀。
就连特古拉,此刻也倒在地上,耗尽了体内储存的灵魂,生死不知.....
因为艾莉西亚的险招,军心大乱,基铎的军人根本没有战斗的心思,正面战场上更是被打的节节败退,局势,开始近乎一面倒。
但艾莉西亚没有回话,只是挣扎站了起来,她的嘴角溢着鲜血,左耳不断耳鸣,仿佛尖锐的汽笛声音,但眼神,却丝毫不露胆怯的看着埃里克。
“我曾经对我的国民说过,想要让紫荆花帝国的铁蹄踏入我基铎的土地,首先,就要踏过我的尸体!
身为基铎的王,自当以身作则,恪守誓言。”
埃里克失神看着此刻的艾莉西亚。
但片刻后,他握紧了手中的拳头,咬牙怒吼道。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吗?”
又是一记横扫,艾莉西亚抽臂抵挡,被击飞数米远。
嘴角被这一击撕裂,伤口有着一股强烈的灼烧感,肚子好像被圆锥形的榔头重重的锤了一记,她像个破碎的木偶一般倒在地上。
“基铎,已经输了!”埃里克恨铁不成钢的怒吼道。“让你的士兵退兵投降,我会向吾王请求宽恕你!”
“不,基铎没输。”
但她依旧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即使完全站不稳,即使遍体鳞伤,也依旧站了起来。
她的虹膜已经充血,眼皮变的十分沉重,就连睁开都显示的十分困难。
“只要我还活着,基铎就没输。
我想证明给他看.....”
艾莉西亚的脑海中,回想起了皇都的屠杀后,那些人民看她的眼神,以及,布满了整个皇都街头的,为她遮蔽风雨的那五颜六色的万民之伞。
想起了他们那充满希冀的目光身后,隐藏的忐忑与恐惧。
他们在恐惧流离失所,在恐惧失去家园,在恐惧失去亲人与所拥有的一切。
自己的身上,就背负着他们的恐惧。
她回想起了夏亚居高临下俯瞰大地的淡漠与平静,还有他那所谓的“道”……
“我所坚信的-->>(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