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雾都侦探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定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定(第1/2页)

波比挂断电话,似自嘲又似苦笑,很无奈表情,道:“蔻蔻的母亲是可夫家族第一继承人的亲姐姐,名叫汉娜。”
“卧槽。”梁袭惊了数秒,知道是大商人,不知道是巨商。梁袭求证问:“就是汉娜那个什么什么公司的什么?经常有广告的那个?女性喜欢的什么来着?”
波比点头:“全球十大著名奢侈品品牌汉娜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可夫家族核心成员,未婚,今年四十八岁。因雇凶伤人,在二十年前被美国警方逮捕,后证人和受害人翻供,汉娜无罪释放。八年前,汉娜和情人,一位荷兰记者开车兜风,车开到湖里。她成功脱身,记者被淹死。荷兰警方对此进行调查,警方认为汉娜有杀死记者的充分动机。”
波比道:“据说汉娜自救的过程是这样的:汽车落水之后,汉娜保持不动,一直到水淹没车内,车内的压力和车外的压力相等的情况下才推开车门,离开汽车。”
梁袭佩服:“厉害。如果一开始就打开车门,记者也能从门逃生。汉娜锁死车门,记者解锁车门后,发现门已经推不开。根据我看过的试验,按照这种逃生方式,最少需要闭气一分钟以上,并且必须保持绝对的镇定。这女人有点狠。”
波比道:“没错,非常狠的一个人。汉娜的律师认为汉娜和记者承担了同样的风险,说汉娜谋杀记者,实在是无稽之谈。最终汉娜被判无罪。这女人是一只凶残的BOSS。黛西说,她听说蔻蔻母亲经常到伦敦来陪伴蔻蔻,但是监护人始终是蔻蔻的父亲,他们请了管家,私人家教负责蔻蔻的教育与生活。相比蔻蔻母亲,父亲反倒是更多时间陪伴蔻蔻成长。”
梁袭道:“这么一只大BOSS,父亲也不敢不爱女儿。但如果蔻蔻母亲是这个级别的人物,恐怕不会留下能指证她的证据。”从履历看,汉娜有可能亲自扮演火烈鸟,但要找到她犯罪证据恐怕比登天还难。
罗伯特不吭声。大人物们也要吃饭,也要拉屎,也会干坏事。不同的是,他们干的坏事很难被人发现。因为他们拥有的资源更多。罗伯特性格中庸,看惯了官僚场的风云,知道很多类似的事。大人物除对女人之外比较自律,出问题多是他们孩子。
比如A抢了B的女朋友C,B很愤怒,打了A和C一顿。如果B是穷人,该赔该坐牢该求原谅没有其他选择。如果B是汉娜这级别的人,可以通过收买、威胁等手段摆平A和C。即使A和C坚持,B还可以用律师在法庭上翻盘。就算被定罪坐牢,大人物B比小人物B总是更容易被假释。
穷人做了坏事,没有太多的选择,虚心接受惩罚是最好的出路。权贵做了坏事,他们熟悉游戏规则,有资源利用规则保护自己。就比如刚才罗伯特所说,原则上卡琳现在不能主动离职,但是因为卡琳的男友梁袭拥有了一定的资源,因此梁袭可以想办法让卡琳不遵守这个原则。
塞拉查到相关信息:“汉娜集团一家子公司是约翰逊传媒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梁袭苦笑:“那能怎样?罗伯特,交给你了。”
罗伯特问:“有建议吗?”
梁袭道:“可以考虑从约翰逊的大舅子杰西处打开缺口,相对其他人理性来说,杰西比较感性。而且可以挑拨杰西和约翰逊的关系,约翰逊一直没有为妻子复仇,还找了新相好。”
罗伯特点头:“案子会交给刑侦部,我相信他们也会尽自己所能。”
梁袭庆幸,自己当时还好没招惹蔻蔻。这么一大只BOSS在背后,除非自己有波比这样的社会地位,否则玩不转。
……
饭吃完了,工作人员收拾残局,打扫卫生。罗伯特送塞拉离开,离开前梁袭和塞拉友好的握手告别。波比很多天没出去玩了,于是要求梁袭过一个农历生日。为了帮助自己好朋友梁袭过农历生日,被逼无奈之下,只能带着梁袭去会所。梁袭不干,自己有卡琳呢,单身狗死一边去。
保镖长拿出资料查了一会,发现波比豪宅的园丁的儿子明天生日,于是波比就联系黛西为园丁的儿子庆生。园丁儿子虽然在国外念书,但有那个意思就可以了。
没有人夸波比,没有人表扬和感谢波比。但是波比知道,自己阻止了歹徒进一步为祸伦敦。他不需要别人的认同,他需要自己的认同。今天高兴,必须出去玩。
坐车路过附近一家咖啡厅,波比看见了塞拉和罗伯特在靠窗位置喝咖啡。保镖长善意劝说:“如果没有结婚的打算,不要招惹对钱不敏感的女人。”
在影视剧中,经常有富人装穷打脸别人的情节,或者是被贬低后,突然来一辆豪车,于是趾高气昂。还有看见富人大家恭敬有加。实则除服务和销售行业之外,很多人并不会给富人什么面子。原因是没有利益关系。但大部分人和富豪有利益关系后,言语态度等都会客气很多。
还有一小部分人,对金钱没有太多概念的人,这部分人各有自己的观点。波比很帅,用钱砸妹子,很多妹子都经不住考验。但也有极少用钱和帅气搞定不了的人,比如说塞拉。要搞定塞拉,你得追,追到她心动才行。同时后果不是金钱能解决的。
保镖长很担心再搞一出可夫家族事件。那个事件由波比街头勾搭妹子引起,被妹子追了半个地球,顺带栽赃诬陷。波比作为克莱门特集团董事长,有义务维护自己的形象,因为波比的形象代表了集团的形象。
波比没有采纳保镖长的意见,让汽车靠边停。他琢磨着塞拉没开车,自己有义务送朋友回家。保镖长对这个借口佩服万分,一声不吭。
几分钟后,罗伯特和塞拉出咖啡厅门,罗伯特和塞拉握手告别,上了一辆黑色轿车离开。塞拉站立在路边,戴着兜帽,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中,蜷缩着身体,乖巧可爱的左右看。就在波比准备去接塞拉时,克里斯开了一辆灰色轿车停在塞拉面前。塞拉坐到副驾驶位,汽车还没开动,塞拉将一个拳头举在克里斯的脸前,克里斯赔笑开车走人。
保镖长看在眼中,看了看波比,波比道:“会所,庆生去。”
波比毕竟不是梁袭,如果梁袭看见这一幕,锤石克里斯未必能笑的-->>(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