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黄昏眷者 > 第14章 不是‘神隐’者(两章合一)

第14章 不是‘神隐’者(两章合一)(第1/2页)

“你说那位青年在车上失踪,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堀川夏江正拿着水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信息。
就在刚才,她接到了一则警局转接的报警任务,司机声称车上的乘客不见了..........
因为失踪地点与她的位置太接近了,所以,堀川夏江让手下们先回警局,自己来到案发地点进行笔录。毕竟,最近此类事情发生的有点多,警局里快塞不下人了,报警者,都是在外做得笔录。
“就在半小时前,可能不到一点,大概二十几分钟的样子............”银发司机摸着脑袋,努力回忆着细节,可惜,毕竟是年龄有些大了,他只能记得最深刻的几点:“那个青年的外貌很好,年龄大概二十岁不到,样子看上去还是学生,嗯,他的口音好像不是樱花人.........”
银发司机在叙述的时候,脸上略显犹豫,不是十分确定。
自从海星成立人类联盟后,全世界使用的语言,都是联盟语,以前的樱花语,白塔语,古夏语等等语言,统统沦为‘小语种’。
他想要从口音上,去猜到对方的家乡,自然把握不大。
“外貌条件很好的青年,大概二十岁不到..........”堀川夏江记着笔录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内心冒出了一个少年身影,毕竟,对方给她留的印象挺深刻,短期内,应该是忘不了那人。
“还有更多的信息吗?”堀川夏江追问着。
“没有了,如果不是最近的公司要求,我也不会报警.........”银发司机无奈道。
最近一段时间,不止是警局下达了相关任务,就连他们的出租公司,京都无线公司也下达要求,一旦发现乘客失踪,要立刻上报警局..........听说行业龙头的MK公司比他们还过分,哪怕是乘客下车后的失踪,有人报案查实,也要求他们主动配合警局的调查。
整体氛围如此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失踪者,几乎都能在第一时间,被人发现失踪而报警。
正因如此,有关于‘神隐’的都市传说,才能在樱花国的土地上愈演愈烈,成为出租车司机圈子里的热门话题,遇到乘客上车,也要聊上几句。
“你的行车记录仪,给我看一下。”
堀川夏江合上笔记,吩咐道。
她准备利用个人手环,将对方的行车录像发送至警局,让警局的人从录像中,利用人脸识别技术确认失踪者的身份,然后上报给‘守誓之翼’——人类联盟下的直属部门,也就是她的姐姐供职地方,目前,此类的‘失踪案件’,守誓之翼拥有最优先级的处理权。
反而是警察本部,作为樱花地区维护日常的安保力量,却没有处理事件的权力。
“好的........”银发司机立刻答应,不等他坐回车内,突然,银发司机的眼睛发直,指着堀川夏江的背后,表情如同见鬼一样:“他.........他回来了,那个失踪青年。”
“咦........哎哎哎?!”堀川夏江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只见,那个让她印象深刻的古夏青年,正抱着一袋子面包,一边啃着面包,嘴里还叼个牛奶袋。
一副刚才从便利店里出来的模样,看着对方吃东西,堀川夏江才想起自己没吃晚饭,一时间,小腹好像隐隐作响,竟是有了几分饿意。
“你,你不是失踪了吗?”
银发司机下意识地,主动朝他问道。
“啊?我.......我什么时候被失踪了?”苏世满脸茫然,嚼着面包:“我看堵车太久了,肚子又饿得不行,不打算乘车回去,反正步行到奈良机场,也不算特别远..........”
“于是我就中途下车,跑去买点吃的东西,填填肚子。”
说着,苏世一拍脑袋,有些恍然:
“啊,忘记付你的起步价..........”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逃车费的!”
解释完毕,苏世急忙咽下面包,上前用手环给司机付费,而在他的旁边,堀川夏江有些狐疑的望了一阵子,上下打量着他。
突然,堀川夏江开口道:“距离十字路口最近的佐仓便利店,他们家的特供牛奶挺好喝。你不该买牛奶袋的,应该尝尝他们的特供盒奶。”
“.......咦?”
苏世诧异的望着她,仿佛下意识道:“佐仓便利店?可,可是我过来的路上,只有一家‘罗森’连锁便利店啊,就是和《天青车道》搞联动的那个便利店,穿着蓝白条纹的店员服!”
“除了它,我好像没看到别的店门。”
“难道是我从右边过来的缘故?你说的店门在左边街道吗?”苏世的语气疑惑着。
《天青车道》是樱花国较为畅销的手游,但原产地是古夏国,属于舶来游戏,得益于此,古夏人对于《天青车道》的印象较深。
再加上,罗森品牌的连锁便利店,曾经与《天青车道》搞过角色联动,在古夏国内也有开设分店,所以古夏人对于罗森便利店,还是颇为熟悉的。
堀川夏江并不意外,来自古夏的这位青年,能记住‘罗森’这个牌子,又或者说,这才是她的真正动机,利用自身对于街道的熟悉,试探对方的反应。
这片区域,并不存在她口中的佐仓便利店,刚才的话,完全是一种试探。
试探对方是否说谎。
毕竟,如果是古夏人的话,肯定对于街道上的店铺不甚了解,只能如实回答。
总不可能,对方看上一眼就把每个店铺的位置,全都牢牢记住吧?堀川夏江下意识摇头,这怎么可能?哪怕前面作笔录的时候,对方表现出了对于长崎町的附近了解,但也不代表,他能记得街上的每个店铺。
这两者不是同一个难度,而且,对方也不是樱花人...........想到这里,堀川夏江彻底排除了青年的嫌疑,不觉得他会是失踪者。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记错了。”堀川夏江轻抚了耳畔的鬓发,微笑解释着。
细雨打湿了她的发际,黏在白皙皮肤上,平添了几抹媚态,这一幕,让旁边的银发司机都呆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后,直呼‘现在的年轻-->>(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