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狩猎群星 > 第1章:保持沉默

第1章:保持沉默(第1/2页)

卡纳克索:提醒你一句,一月之后,黑源星封闭。
达兰特:封星?已经决定了?
卡纳克索:黑源矿枯竭,黑源星失去了价值,几个狩猎团和大家族意见一致,无可更改。
达兰特:这么快就枯竭了?算了……给我留一张船票。
卡纳克索:现在船票可不容易买。
达兰特:我出双倍价。
卡纳克索:五倍。
达兰特:贪婪的吸血虫!我答应了。
卡纳克索:买到了会给你留一张。
卡纳克索:不过你也要尽快处理好那个麻烦,这恰好是个销毁痕迹的时机,我可不想这件事以后还会被翻出来。
达兰特:这个错误已经耽误我太久了,不用你说。
……
光屏上,仅存的一段聊天记录已经翻到底,一只手关掉了聊天页面,将光脑扔在另外半边沙发上,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墙角。
“嗡——”
伴随着细微的运转声与幽幽蓝光,墙边的物质分解仪正在工作,但碍于使用年限已久,机器运转时的噪声越来越扰人思绪,倘若屋子的主人醒着,一定会烦躁地抱怨几声,或是从邋遢的床上爬下来重重拍几下机器掉漆的表面,似乎机器也和人一样不打不听话。
好在,现在在屋内的是那个暴躁酒鬼达兰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养女(或者说女奴更合适一些)阿盈,她一贯沉默懦弱,别说去磋磨机器,哪怕它多掉了一片漆她都可能因此被主人痛骂一顿,然后赶去矿区边缘不多捡一背篓废矿石不许回来吃饭。
但今天的阿盈似乎有些不同。
现在的时间是黑源星下午3点,距离天黑还有足足4小时,这时候她本应该在矿区边缘捡废矿石以维持家用,但她出现在家里,安然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散落着一些泛黄的纸张与乱七八糟的小玩意。
看过光脑后,阿盈拿起一张纸,那是一张已使用过的船票。
在无序星域,来往各星球间的交通工具多为大势力掌控,船票价格高昂,由于无序星域没有银河联盟那样清晰可查的公民身份系统,船票往往是纸质票与电子票共同使用,两个都核对正确后才能够登船。
船票是瑞芬琪星到图尔瓦星,时间是星历8972年9月29日——十四年前,这就是她需要的线索。
可惜无序星域的船票上很少写清楚飞船名字或编号,目标还不够清晰,只能希望那个时间段这条航线并不热闹。
阿盈将船票放到一边,又开始翻阅其他纸张,不过都是些借据、收款证明、打印出来的不雅照片等,其中借据、收款证明上的名字多是卡纳克索,正是达兰特那位她未曾见过却耳闻已久的名字。
在剩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里,她找到一枚芯片。
将芯片插入家里唯一一台光脑,老旧的光脑运转速度加快了不少,很快就自动登录了一个名为“Silence”的软件,神神秘秘的,似乎藏着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不过这也没什么,能在无序星域好好活着,有钱赌博、酗酒、玩星际旅行的,哪个没做过点见不得光的事情。
登录Silence并没有那么顺利,登录进度条在走到87%的时候突然卡住,紧接着跳出来一个身份核验窗口。
眼看光脑就要开始检查使用者身份,阿盈似乎早有准备,从那堆小玩意里拿出一个吊坠,对着光脑晃了晃——达兰特大概从没发现,家里那个忙碌怯懦的小老鼠其实一直在通过各种“眼睛”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但她一直保持沉默,直到今天。
“核验通过!”
“欢迎登录Silence——如无必要,请学会保持沉默。”
人工合成的女声中不带半点情绪波动,在被蓝光照得幽暗鬼魅的屋内莫名却多了几分惊悚。
光脑页面变成了Silence的主页面,这似乎是个社交软件,有广场、个人页面、私聊页面等,画风简陋,活跃用户也不算多,广场上要每隔十几分钟才会出现一条新的动态。
但很可惜,阿盈并不认识那些动态使用的语言,而这个软件也并不具备自动翻译功能,她将其中一些内容记下后退出Silence打开翻译软件,但号称囊括了整个星际所有语种的软件并没有能将它与任一语种对应并给出翻译——这是一种并未被收纳的语言,足以说明Silence这个软件的见不得光。
达兰特并不是个普通的酒鬼,这一点和他一起生活了十三年的阿盈心知肚明,或许她应该保留这张芯片,方便日后利用它查出她的来历。
但在思索片刻后,阿盈最后一次看了眼Silence页面顶部那双神秘的黑色双眸,将芯片拔出,把它与光脑一并扔进物质分解仪。
老旧的物质分解仪抗议一般地动了动,磕碰在墙上发出“砰砰”的声响,但没人搭理它。
黑源,根据银河联盟的划分,它在总共七个级别的矿物能源分级中处于第三级,相比于一二级能源利用率更高,已探明的储量却相差无几,在贫瘠的无序星域中已经是不错的能源了,黑源星正是得名于此。
作为近些年来发现的黑源储量最为丰富的矿星,即便黑源星环境恶劣,也很是繁华过一段时间,附近星域的一些黑猎团、大家族都有在此划分矿区。
然而在无序星域,开采黑源矿用的仍旧是银河联盟那边几百年前的老办法,其中一个环节会产生强烈辐射,长期生存在黑源星上的贫民没有过滤辐射的仪器,一生困苦还要被病痛折磨,大多早早去世,星球的环境也愈发恶劣,以致于这几十年来黑源星的生存物资基本靠外星球进口——这样一来垄断势力又能对贫民进行新一轮剥削。
但若是让那些根本没有能力移民其他星球的贫民知道黑源星即将封闭,想来他们还是宁愿接受这一轮又一轮剥削。
留在黑源星上等于死路一条,阿盈拿起茶几上最后一件还没有检查的东西——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金属盒,手指抚过盒上奇特的花纹,慢慢露出一丝微笑。
-->>(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