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狩猎群星 > 第6章:万物有序

第6章:万物有序(第1/2页)

结束视察之后,萧尘与他的助理、保镖一同登上飞车。
看了最近的日程安排,他吩咐司机:“去疗养院。”
司机没问是哪个疗养院,因为能让萧三少去看望的病人只有两个,一位是萧惟老爷子,一位就是他的父亲萧易先生,两人在同一个疗养院内。
到了惠永疗养院,萧尘先去看望了躺在医疗舱内昏睡的萧惟老爷子,今日份的孝顺卡打卡成功后,他才转去疗养院的东北角。
湖边的别墅在波光粼粼的水中倒映出扭曲的影子,但这无损它的典雅美丽,更有种镜花水月般的出尘之感,与它的主人一样拥有着被人精心打理的置身事外。
清新的空气中浸润着馥郁的芳香,萧尘穿过花园进入屋内,一位与他面容有几分相似,但脸上没有笑容,看起来少了一分灵气多了几丝木讷的青年正好从复古的旋转楼梯上走下。
“小尘,你今天不用去公司?”萧华的语气也平淡无波,“爸刚刚睡着。”
萧尘不喜欢大哥这样的语气,好像他陪伴父亲疗养多年把自己也养成了个呆子一样。语气难免就带上一丝冷硬,“我不能有休息的时候了?还是你在讽刺我整天勾心斗角,连孝顺父亲的时间都没有?哼,你要是不整天躲在这里,我又何必去争去抢本就该属于咱们家的东西!”
萧华困惑地眨了眨眼,但类似的情况出现过多次,他早就习惯了,“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随口一问。”
他解释的时候也一板一眼的,萧尘憋了会气,又觉得和木头一样的大哥生气简直是自讨苦吃,他叹了口气,如以往一样先认了错,“抱歉,是我的态度不对。”
“没事,”萧华接过机器人端上的茶,递了一杯给他,“你今天心情不好,出什么事了吗?”
萧尘抿了一口茶就把它放在一边,挑剔地皱了皱眉:“你这里的茶怎么都是这种货色?”
“能喝就行,我又尝不出来好坏。”萧华无所谓。
萧尘对半点也不精细的大哥无语了,懒得多提,反正他会收拾好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今天遇到了一个人。”他终于开始回答萧华的问题,“她很有天赋,18岁就能优化智能。”
“那这是好事啊。”
萧尘讽刺地笑了一声,“好事吗?本来不是,不过现在也是了。”
萧华看向他,一双大眼里写满了“你在打什么哑谜”。
“前几天,萧瑚那个蠢货把自己作死的时候,我拿走了他的光脑,破译后发现了一个秘密。”
“他又做了什么坏事?”
“他和咱们的好二叔合作,给一个灰猎团下单,要求他们盗走CTS,然后呢,他们就打算拿这个去逼迫老爷子,让老爷子确定二叔为继承人,而萧瑚则要让我们两个穷困潦倒一声。”萧尘冷笑一声,“真是狼狈为奸。”
闻言,萧华也皱起眉头,“让灰猎来偷CTS,二叔他怎么想的?就那么肯定灰猎会守信用吗?万一那个灰猎将CTS给了萧氏的竞争对手,萧氏怎么办?”
“蠢货怎么有脑子想那么多?”
“那你把事情告诉爷爷了么?”
萧尘揉捏着抱枕,漫不经心,“没有。”
“兹事体大,就算爷爷现在情况不太好,你也该趁他醒着的时候把事情告诉他,这毕竟关乎他毕生的心血……”萧华开始念经。
“我怎么可能帮他们瞒着?还不是没有证据!萧瑚蠢得无可救药,二叔的聪明劲倒是都放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了,他和萧瑚联系用的不是自己的光脑,谋划时也都说得含含糊糊,我拿到萧瑚光脑后让人盯了他几天,他也稳如泰山没有露出半点马脚,把那点证据拿给老爷子,二叔随便就能给出个解释,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
萧尘越说越气,但顿了顿后又似乎想到什么,重新变得心平气和。
萧华:“那这件事你也不能肯定,说不定是误会了,毕竟请灰猎偷CTS实在离谱。”
“当然不是误会!我已经找到了那个灰猎!”
“就是你今天遇到的那个人?你又是怎么肯定的?”
萧尘没解释,“总之我已经查到了那个灰猎的身份,也知道她的打算……”
“那赶紧把她抓起来,你还等什么?她落网后二叔不就解释不清了?你也就不用去争了。”
“……”
萧华明白了,他弟弟肯定有别的打算,但……“何必这么折腾呢?!”
萧尘不得不给他一个理由敷衍过去:“因为我怀疑那个灰猎是姑姑的女儿。”
“?”
萧华一脸问号,“你在说什么鬼话,姑姑一家……这不是当初就查清楚了的事情么?灰猎诡计多端,她伪装起来你未必都能看穿,我劝你还是……”
“哎呀,我也没肯定她就是啊,只是怀疑!等过几天我会仔细查查的,她别想骗过我!”不耐烦听萧华说教,就用反问来堵他的嘴,“万一她真是姑姑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丝血脉呢?”
萧华当然不可能说“你管她那么多”,到最后也只是犹犹豫豫地说了一句:“还是太危险了……”
萧尘就假装没听见,赶紧把话题转到父亲的近况上来——如果非要听萧华念经,那还是念这个吧。
两个小时后,萧尘看望过从昏睡中醒来的父亲后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背影带着几分仓皇。
阳台上,看着这一幕的萧易忍不住摇摇头,“在外面看着威风霸气,回了家还不是要被大哥念叨……”
“爸!你又忘了开阳台上的过滤器!你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体……”
送完人上楼的萧华换了个对象也一样念叨,萧易早就习惯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任他说去。
在这个家里,萧华才是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他和萧尘不过同病相怜罢了!
·
因为白天的那场意外,回到宿舍后,桓嬴免不了被几个室友追问具体情况——八卦的传递不需要时间,也似乎不受空间距离的影响。
虽然她讲述的语气干巴巴的,但室友们却仿佛听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戏,对桓嬴又是羡慕又是敬畏,当然也免不了带上些酸溜溜。
-->>(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