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狩猎群星 > 第7章:“回归”萧家

第7章:“回归”萧家(第1/2页)

泰安医院。
科技进步让体检不再需要跑这跑那接受各种不明觉厉的仪器的检查,一台医疗舱就能搞定一切。
但抽血仍不可避免,对于很看重个人隐私的银河联盟公民来说这很敏感,因此医院方面需要签订一系列保证书,确保血样只会用于体检,不会泄露出去,公民才会授权医院临时获得自己的一级隐私DNA数据。
桓嬴扫了一眼授权书,里面有一条是“允许医院向主脑申请DNA比对”。
签约专员适时解释:“这一条是为了确保你的身份不存在任何问题,毕竟我们希望资助的是一个身家清白、来历可查的人,如果资助了别有用心之人,对方很容易就能跻身高层,可能造成集团财产重大损失。当然,岳小姐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这只是走个流程。”
桓嬴犹犹豫豫,似乎觉得这不太合适,但一贯的怯懦让她无法拒绝这种看似有理有据的要求。
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桓嬴以前见过医疗舱,在瞿陵加入九影狩猎团的时候,泰安医院的这一台比九影驻地的那台更加光鲜亮丽,至于哪个更贵就不知道了。
躺在里面的时候,一道道虹光从身上扫过,无数数据在医疗舱的外接光屏上显示出来,就算桓嬴看不见,也有几位明显的被窥视感。
真是很讨厌。
一根针筒探出,取走了10ml的血样。
为防止克隆人、生化人等有违伦理道德的东西出现,也为保证所有人的基因安全,每个新生儿一出生就要注射基因乱码药剂,它能有效遮蔽人体的基因编码,即便丢失了血样、毛发等也不必担心隔一段时间后冒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或儿子。
银河联盟中所有人的DNA数据都被储存在主脑之中,没有人能不惊动主脑智能盗取这些数据,如果需要比对DNA,需要双方一同向主脑申请。
五分钟后,舱门打开,桓嬴起身离开医疗舱。
签约专员:“体检结果将在明天上午9点传到您的光脑上,一切无误的话,9点后我会再联系您签约。”
桓嬴点点头,“好的。”
“那么,我先送您回去吧。”
两人离开泰安医院后,院长办公室内,萧尘慢悠悠道:“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加急的话,一个小时就够了。”院长立刻回答。
“加急,我等着。”
一个小时后,体检报告出来了,院长看着其中一页,一脸怪异,“三少,这……您看看吧。”
萧尘扬眉,“怎么,她DNA比对出什么来了?”
“如无意外,岳梨就是已故的萧瑛小姐,也就是说……已故的萧思小姐与这位岳梨……小姐是母女关系。”
“哦?”萧尘随意一笑,“是这样吗?”
院长一听就知道萧尘不相信,其实他也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呢?萧思小姐一家当初可是……
如果萧思小姐的小女儿萧瑛没有在那次事故中丧生,而是意外流落他乡,被人救下,她能拥有合法身份,其DNA一定早就被主脑收录,录入之时会有一道DNA比对流程,一旦发现DNA相同,她又怎么可能以一个新的身份在另一个地方生活,长大成人?
萧尘表示了一丝不解,“那么您看,这会是什么原因呢?会不会是某种能改变DNA的药物导致的?”
院长被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三少你有所不知,能改变DNA的药物是被银河联盟严禁研发的,就连无序星域,一旦有这种药物研发成功的消息传出来,也会立刻招致联盟的打压。目前市面上——包括黑市,应该都不存在这种药物。”
“那会不会是异能?”
“记录在册的异能者没有一个的异能是修改DNA序列。”
“那你有什么猜测吗?”
院长又仔仔细细地看了所有报告,若有所思,给出一个推测:“应该是DNA变异——过往有类似案例,诸如虚金、流源等高等异种能源产生的辐射有一定概率造成人类DNA变异,这种变异可能是DNA突变,也可能是血脉觉醒……前者并不会影响DNA的比对结果,血脉觉醒却可能。”
还真是精细呢,连当初事故中的确有流源辐射痕迹都清楚,萧尘无声冷笑。
“萧思小姐的丈夫来自诺森博格,那个国家的人自古以来血脉就极为混杂,萧瑛小姐可能继承了这一部分血统,又因那次事故的辐射而觉醒了某种血脉,她的DNA就会自然变化,主脑也不会发现问题。”
萧尘:“既然如此,那怎么现在又变回来了?”
“因为这种觉醒血脉的办法是旁门左道,不能长久,随着时间流逝又没有找到稳定血脉的办法后,终究还是会变回去的。距离当初的事故已经十五年了,变回来也不奇怪。”
“你的推测可有证据?”
“凡出现过,必留痕迹,从岳梨小姐的体检报告里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比如血脉分析这里,她有57%的大众人族血统,21%的兽人血统,5%的范雅人血统……但血统模型并不稳定,这种情况一般是由于血脉异常觉醒导致的。”
“还有这里,可以看出她当初意外觉醒的是范雅血统,这种血统觉醒后给她带来的是旺盛的生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她遭受辐射时身体的损伤。但范雅血统一向极难觉醒,更难维持,能持续这么久已是殊为不易。”
院长指出了几点,都是有理有据。
萧尘表面不动声色,心里越听越气——好家伙,还真是做了万全准备才来的,二叔真是煞费苦心,为了争夺家产连脸都不要了,死人都能拉来利用。
他才不会相信这时候出现的真就是姑姑的女儿呢。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他感叹,“没想到竟有如此机缘巧合之事,如果爷爷知道了这个消息,想来也会感到欣慰。不过——稳妥起见,还是再验几次吧,万一搞错了,岂不是让老人家白白欢喜一场。”
院长不疑有他,立刻表示:“我会以体检发现一些问题为由,要求岳梨小姐再做一次体检。”
“那就拜托院长了。”
“不必不必,这是-->>(第1/2页)(本章节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